武汉枣庄德威迩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7-582277
邮箱:service@188jinzhan.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蒙牛“失蹄”致癌门

编辑:武汉枣庄德威迩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蒙牛“失蹄”致癌门
乳业巨头蒙牛又出事了。

12月24日,圣诞节前一天,国家质检总局公布蒙牛某批次产品黄曲霉毒素M1严重超标。黄曲霉毒素具有致癌性,毒性堪比砒霜。随后,蒙牛连发声明,向消费者致歉,并表示问题产品并未出库,早已进行封存与销毁。

一如既往,一切都不是蒙牛的错。

蒙牛表示,即使国家质检总局不来抽检,自身也将会检测出问题。而此次问题产品产生的原因在于饲料发霉。

然而,蒙牛的种种解释既得不到公众的原谅,也无法完全获得专家学者的认可。“此事件反映了蒙牛在生产和质控方面存在的不足。无论哪个环节出现问题,蒙牛都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食物工程学博士云无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颇为讽刺的是,蒙牛今年获得了文化部中国食品文化研究会等相关机构联合为其颁发的“中国食品安全年度自律先锋品牌”,表彰其在安全与创新方面作出的成功实践。想不到,蒙牛却给了颁奖机构一记响亮的耳光。

毋庸置疑,这已不是蒙牛第一次出事,之前的教训不可谓不深。但蒙牛依然故我,屡出食品安全丑闻。面对频繁发生的质量问题,蒙牛依然屹立不倒。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业内专家指出,“致癌门”打击的不仅是蒙牛本身,甚至关系到整个中国乳业。三聚氰胺事件后逐渐恢复的乳业信心或又将再次被击垮,中国乳业也许将丧失向世界反攻的机会。

“黄曲霉毒素M1检测要求必须严格执行。”12月26日,国家质检总局相关负责人就液体乳国家监督抽查相关问题答新华社记者问时表示。

愈解释愈多疑问

这一次,我们又从牛奶中学到了新的化学知识—致癌物黄曲霉毒素M1。

何为黄曲霉毒素?黄曲霉毒素B1毒性和致癌性最强,M1为B1的代谢物。黄曲霉毒素主要损伤肝脏,致癌性很强。我国乳及乳制品规定中M1限量为不得超过0.5微克/公斤。

12月24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布了近期对200种液体乳产品质量的抽查结果。其中,蒙牛、长富纯两种产品黄曲霉毒素M1严重超标。长富纯为0.9μ/kg,蒙牛实测值为1.2μ/kg,超标140%。该批次产品为蒙牛集团眉山公司2011年10月18日生产的250ML/盒包装的纯牛奶产品。

此消息一出,立即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怎么又是蒙牛?蒙牛丑闻频繁曝出,公众已成为惊弓之鸟。但蒙牛依然不断地挑战公众的道德底线。

不过,相对于之前危机的处理,蒙牛此次反应可谓迅速。次日,蒙牛官网便连发两条声明,承认致癌物超标,并向全国消费者郑重道歉。但是,蒙牛也表示,该批次产品是在四川眉山工厂里检测出来的,产品尚未出库。发现问题后,公司立即对该批次全部产品进行了封存和销毁。

26日,蒙牛相关负责人表示,问题的产生是由于眉山工厂原奶质检员在前期的原奶检验上出现了失误,导致这一批次中超标的M1未能检出,长期以来公司一直在查验该指标。

27日,蒙牛副总裁卢建军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问题并非源于蒙牛自检失误。“该批次产品仍处于保温期这道工艺,在出厂前蒙牛还会进行检测。即使国家质检总局不来抽检,蒙牛自身也会检测出该问题。这从侧面也反映出了蒙牛有效的管理水平,保证出厂的产品都是合格的。”

针对此种解释,云无心提出了质疑。首先,把此项检测放在最后一项不符合常规。“问题在原奶,不合格就扔掉了。为什么费那么多功夫做成成品,不是浪费资源吗?如果果真如此,有理由怀疑是打算将超标与合格的原奶混合,稀释不合格的产品。”

其次,如果该项检测并非最终检测项目,只能说明蒙牛的检测手段不可靠。“M1为常规检测项目,原奶中含量最高,也最易检测出来。M1在加工过程中会被合格奶稀释,含量不增反降,如果开始检测不出来,到最后就更检测不出来。”

“国家质检总局要求所有乳制品生产企业加强原料乳监控。”国家质检总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原料乳必须检测黄曲霉毒素M1项目。”

另一矛盾在于,卢建军先前曾表示,国家质检中心在10月5日入厂抽检,该批次产品仍处于保温期工艺流程中,产品下线不是马上入库,而需要经历7-14天的保温期这道工艺。

但国家质检总局表示,质检中心是在蒙牛眉山公司的成品库中抽取液体乳样品进行检测。这意味着产品已入库。一位蒙牛眉山离职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成品库中并没有工艺程序,只需等待最终检测结果。“成品库是常温库房,没有保温工艺。”

疑问不仅于此。28日,又有消费者已购买到蒙牛10月18日生产的产品,证明其已流入市场。不过,卢建军解释,18日会生产很多批次的产品,而产生问题的产品只有一个批次。至于为何时隔两个多月才对外告知此事,卢认为,如果企业自身能够发现并解决问题,就没有必要对外披露。

那么,蒙牛是否应该承担相当责任?卢建军并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提问,只是表示,“蒙牛将会在内部控制中尽早发现问题,在工作中也会更加认真”。

都是饲料惹的祸?

在历来蒙牛食品问题发生危机之时,都未曾见到蒙牛足够负责任的态度。4月榆林200余名学生饮用蒙牛学生奶后身体出现不适,蒙牛说因为那些孩子得了癔症病;而此次的致癌门事件又似乎都是饲料惹的祸。

蒙牛表示,造成产品不合格的原因在于当地奶牛饲料因为天气潮湿发生霉变,奶牛在食用这些饲料后,造成了原奶中的黄曲霉毒素超标。

瘦肉精祸起于饲料,黄曲霉毒素也类似,都来自不合格的发霉饲料。将发霉的谷物作为饲料,其中的M1在24小时之后就能进入奶中。“蒙牛如何解释M1来源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自检出来。奶中的M1基本上只来源于奶牛这种渠道,所以,蒙牛的责任就是检测奶源合格。”云无心指出。

资料显示,蒙牛乳业(眉山)有限公司于2009年10月落成投产,设计能力为日处理鲜奶800吨,年产鲜奶18万吨。西部乳业发展协会副会长魏荣禄认为,依靠自有奶源或少部分奶源根本无法解决问题,因此在奶源问题上就存在混乱现象。

此次事件涉及到哪些奶源?卢建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还没有拿到相关部门的资料,所以不是很了解。不过,上述员工透露,蒙牛眉山的奶源大部分来自现代牧业的洪雅牧场,剩下一部分来自规模较小的牧场。

洪雅牧场成立于2007年6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属于蒙牛现代牧业集团。总投资3亿元,达产后,日产鲜奶200万吨左右,全部供给蒙牛乳业(眉山)有限公司。

11月23日,就有媒体曝出洪雅牧场污染环境,被周围居民投诉。但此次问题奶源是否来自于洪雅牧场目前尚无定论。

值得注意的是,6月11日,牛根生谢幕蒙牛之时,外界便猜测牛根生的下一战场便是现代牧业。乳业专家王丁棉更是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现代牧业的总裁是邓九强,法人代表和总经理都不是牛根生,表面上看与牛根生无丝毫联系,但实际上牛根生通过老牛基金控股现代牧业。

2008年邓九强接手现代牧业后,接连引入KKR、鼎晖投资及Brightmoon的四轮股权融资。其中Brightmoon属于恒鑫信托公司。恒鑫信托成立于2010年7月30日,是一家慈善信托公司,该公司的财产授予人为牛根生。

无论奶源问题出现在哪里,黄曲霉毒素作为常规检测项目,蒙牛没有自检出来,就说明其生产和质控存在重大缺陷。更为关键的是,被质检部门抽检到的产品只是一小部分,质控更多地是依靠企业自检来实现。如果质控存在缺陷,蒙牛如何向消费者保证食品安全?

蒙牛对外宣扬具有完善的质控体系,但为何高规格的配备却未能检测出最基本的黄曲霉毒素。云无心认为,问题产生的可能性有三种:明知有问题但想放过,是犯罪生产;质控体系没有运作,属于非法生产;质控体系运作但仍检测不出,涉及到技术问题。

总之,无论问题出现在哪个环节,蒙牛在“致癌门”事件中都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也表示,“虽然量很小,也没有造成伤害,但饲料发霉蒙牛确实是有责任。小事情也会蔓延,触动公众神经,公司需要反思这个事情。中粮会非常非常小心地处理这件事情。”他指出,食品安全问题涉及到公众的切实利益,中粮与蒙牛需要做的就是把产品做好,把道理解释好,把事情解释好。

宁高宁的蒙牛问题

相似的话言犹在耳。2009年7月,中粮入主蒙牛以来,宁高宁就多次强调重视食品安全的重要性,并在公开场合多次谈到食品企业的道德底线。

“食品企业应该把食品安全作为道德底线,作为企业生存的基本战略,形成一种重视食品安全的文化,要将食品安全文化融入到企业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宁高宁重申“道德底线”的重要性。

然而,宁高宁执掌下的蒙牛,表现不仅不尽如人意,并且不断地侵犯公众的食品安全底线与道德底线。

2010年4月,陕西周至县马召镇18名学生在饮用蒙牛牌核桃奶后发生食物中毒,出现恶心、呕吐、发热症状。新京报记者在微博上披露此事,蒙牛找到主管部门对记者施压令其删去微博。

今年4月底,陕西榆林学生奶中毒事件,是国内乳业最大一起群体性中毒。蒙牛给出的解释是,此风波与蒙牛无关。那些孩子们得了一种病,叫癔症。

8月28日,长沙消费者购买的蒙牛高钙低脂牛奶未开封却发酸发绿,倒出来的满是绿水。投诉专员给出的答复是,产品没有质量问题,由于天气炎热,可能在运输过程中受高温撞击等因素导致包装出现“漏气不漏奶”的情况。空气进入,微生物发酵才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

9月12日,马鞍山消费者发现仍在保质期的蒙牛牛奶已经变质,并散发出一股酸臭味。蒙牛乳业(马鞍山)的答复是,主要原因为产品运输中,因撞击致使外包破损,并非生产过程中导致。

9月23日,成都消费者发现蒙牛酸奶中有绿色霉斑。成都经销商称,可能是运输过程中受挤压产生隙孔导致空气进入而变质,并收回了5000余盒同等批次产品。变质的酸奶产自四川眉山工厂,应与本次问题产品同一工厂。

11月7日,在广东省工商局抽查雪糕质量中,蒙牛“随变榛子巧克力雪糕”在菌落总数、大肠菌群两个重要微生物指标中超标,成为唯一出问题的知名品牌。公开信息中并未查询到蒙牛对该问题的反应。

12月,蒙牛产品检出黄曲霉毒素M1超标140%。M1为已知致癌物,具有致癌性。蒙牛官方声明,否认问题牛奶流入市场。

如此频繁地曝出产品质量问题,不得不让外界质疑问题的根本是否在于企业本身。

“蒙牛历来发生危机,体现的态度就是推卸责任,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任。这个企业本身素质有问题。易主之后,在经营手法上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王丁棉直截了当地指出。

云无心认为,最突出的问题在于奶源与质控上,“蒙牛的规模是靠拼凑起来的,并不是真正的现代食品行业意义上的大型”。

食品安全问题对于蒙牛来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安全事故频发,对于员工来讲,这事不应该发生的。但是既然发生了,我们就应该有个客观的认识,通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企业的管理水平,至于好坏,将由消费者自己去判断。”卢建军如此说。

至少,从目前来看,消费者并不满意。曾经,中粮加盟蒙牛为公众带来了一线希望。外界普遍认为中粮的全产业链模式将有助其解决安全问题。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也曾对外公开表示,不会插手蒙牛的架构,但涉及食品安全和蒙牛战略布局,这两件事必须插手。

但中粮入主后,在保证食品安全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蒙牛内部的安全监管体系是如何运作的?卢建军表示,这关系到内部运营问题,自己没有相关资料,并不清楚。

“不参与具体经营管理,拿什么保证不出事情?如果中粮不参与具体的管理之中,说保证食品质量就是空话。”王丁棉认为,过程管理更重要。“出事之后才管,那不叫管理,那叫危机处理、公关处理。”

此事发生后,宁高宁表示:“公司需要反思这个事情,中粮会非常小心地处理这件事情。”事实上,中粮不得不小心处理。此事不仅影响蒙牛在公众中的品牌形象,甚至影响中国乳业在国际上的地位。

中国乳业“标准缺失”

“尽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从危害程度上可以称的上是重大安全事故。”王丁棉指出。此事造成的后期影响甚至无法估量。

“三聚氰胺之后,明年很可能是中国乳业对世界乳业的一个反攻机会,现在又发生这个事儿,丢脸啊!”营销专家雷永军语气中不无充满着对中国乳业的怒其不争,“中国乳业本可以对世界乳业产生影响,但频繁发生的食品安全危机,将中国乳业的地位一再拉低。”

牛奶事件发生也不是第一次了,该处罚的也处罚了,该道歉的也道歉了,态度都很诚恳。为什么事情还是屡次发生?除了企业自身的问题,监管部门恐怕也难辞其咎。

雷永军认为,事件发生后不能轻易说致癌物就是由企业本身造成的,要追根溯源找到解决办法。企业固然有责任,但更为根本的是监管部门对乳制品行业的监管不彻底、不健全,如果此问题得不到改善,类似的情况甚至更糟糕的情况都会发生。

三聚氰胺事件之后,中国乳业状况得到一定改善,但并未触及根本。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专家学者认为,乳业的核心问题在于奶源。没有大规模集约化的养殖,很难保证规范养殖与奶源品质。

“奶源是制约中国乳业发展的根本问题。但是监管部门做了什么?奶农的利益受到损失就补偿几百块钱。”雷永军表示,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更为夸张的是头痛医脚。“问题的根本在于奶源,而监管部门却在生产厂方面进行了诸多规定。”

魏荣禄也指出,目前中国乳业仍然是“标准缺失”。乳业安全需要三个标准。一是原辅材料标准。在各种添加剂方面有明确的标准。二是生产工艺流程标准。规定了各种流程工艺和杀菌温度等。三是产品标准。前两个标准比第三个标准更为重要。

面对现状,雷永军甚至不无担忧地表示,黄曲霉毒素可能是奶源中的普遍现象。“蒙牛奶源来自多个地方,发生此问题纯属正常。但长富乳品发生该问题则是完全意料之外。”雷永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长富旗下所有牧场他都有考察过,在国内的畜牧场绝对名列前茅。如此牧场还出现问题,着实感到惊讶。

此前长富乳品因采用“先奶源后市场”的发展模式,在武夷山脉建设34个现代化牧场,采用全封闭管道和转盘挤奶方式,加上全封闭“冷链”一条龙,在历次三聚氰胺事件中未被涉及。

雷永军表示,致癌门事件的发生可能涉及到全行业。因此监管部门必须加以引导和监管。对养殖场的模式化问题进行引导,对奶农在监管方面加强监管。
上一条:山东打好粮食增产“组合拳” 下一条:缝制机械行业:高速发展背后难题待破解